不仅未赚钱

2018-08-11 21:08

2005年,张勇将公司搬至加纳西部的布克苏,这一年,经营有所好转,但仍只能保本。

仅仅抽水,就要半个多月。他说,抽水的那几个晚上,他彻夜思考:从1997年至2004年,7年的采矿并没有给他带来财富,只有巨大的风险,他的人生是否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前路究竟在哪里?

2016年11月22日,株洲市体育中心,来自非洲塞拉利昂共和国的酋长博纳和议员巴勇对宏伟的体育中心赞不绝口。

还有一次遭遇抢劫。他说,当时驾驶刚购的皮卡,车刚停稳,一壮汉突然冲了上来,用手枪顶着他的脑袋,要他交出车钥匙。壮汉抢走车后,朝他开了两枪,子弹从身边飞过,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

最高峰时有200多个工人,资金积累到200多万元。张勇说,当时他买的是丰田小车,在那时能有一辆汽车接亲非常有面子,于是众多亲朋好友常常请他开车接亲,很是风光。

株洲这个城市特别漂亮,株洲人民热情友善、开放包容,中国的中医有不可置信的神奇通过翻译,两位非洲朋友对株洲和株洲人赞不绝口。

说干就干,张勇随后退出金矿股份,在加纳的阿散蒂(ashanti)开了一家开采设备贸易公司。然而,在这里销售了一年,不仅未赚钱,还亏了本。

昏迷了一个月,当时所有人以为我没救了。他说,这次车祸,他的左眼破相,留下了一道长伤疤。

17年的打拼,他从一个负债累累的穷小伙,成为身家数千万的老板,他是怎么做到的?

当时借款20万元,怀着忐忑和逃难的心情,前往一个前途未卜的国度。他说,他在非洲的第一站是加纳西部的塔夸地区,成了朋友开的金矿的一名股东。

株洲晚报11月23日讯(记者 徐滔)上世纪90年代,下海的他成为那个年代的百万富翁。年轻浮躁的他,3年后变得一无所有而且债台高筑。

有过两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他说,2000年8月,金矿当时出金,熬夜3天的他驾车带着开采出的黄金去交易市场出售,中途和一货车碰撞。

1987年,他从株洲化校毕业后,进入湘中化工厂上班。3年后,他辞职下海到深圳一化工贸易公司打工。短短几年,他就掌握了化工贸易行业的相关知识。1994年张勇从深圳回到株洲开了一家化工贸易公司,生意红红火火。随后又和他人合伙开了一家箱包厂,产品主要出口美国。

陷入绝境的他逃难非洲,17年的打拼,他成为拥有4家金矿和钻石矿的老板,并成为拥有矿产、酒店、赌场、挖掘设备贸易等综合性生意的跨国集团公司董事长。

可以说,这辈子在非洲尝遍了人间所有的疾苦。他说,第一大难关就是语言,对英语一窍不通的他,当时一有时间就拿出随身携带的纸条背单词;吃不了当地的食物,一年瘦了30多斤;住在深山老林中的矿山工棚中,蛇鼠经常钻进鞋子、被窝,40多摄氏度的高温常常让人难以忍受;无水无电,没有厨房厕所,吃喝拉撒全部露天解决;多次患上非洲最为恐怖的恶性疟疾痛苦万分;多年没有回家想家心切

一件事,让我彻底放弃了黄金开采。张勇说,2004年8月,经过几个月的开挖,他们终于做完一个矿所有的前期工作,只等第二天采出黄金。然而当晚,一场暴雨将他们的金矿全部淹没。

他们这次是在好友张勇的邀请下来株洲观光,同时前往省直中医院接受针灸推拿治疗:两人均有不同程度的颈、腰椎疾病。

因为年轻、浮躁,加之美国那边的不少账要不回,自己经营不善,1996年至1999年不仅亏光了所有积蓄,还负债20多万。他说。

1999年7月1日,对张勇而言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他接到一个生意伙伴的电话,邀请他去非洲加纳开矿挖金。

想了两天两晚,终于决定转行。张勇说,多年的开采经历让他掌握了这个行业的诸多动态,因为当地矿多,开采设备市场需求大。他决定从国内出口开采设备,做开采设备贸易。

11月22日,张勇(中间)与塞拉利昂共和国的酋长博纳(左一)、议员巴勇(右一)在市体育中心(记者谢慧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