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便在芦淞市场群批发衣服、小饰品

2018-06-12 08:20

昨天上午,段先生拨打晚报新闻热线28829110称:十多年前,我曾来到株洲,想着做点服装生意赚钱,不料生意亏损,本钱所剩无几。所幸得到株洲一朋友照顾,临走时担心我挨饿还给了我50元钱。回家后我们断了联系,这些年也没他的音讯,我想借助晚报找到他。

在车站外,徐泽智送我进站时,问我身上还有钱吗?我没好意思回答,他怕我路上挨饿,给我50元,一定要我拿着,路上买吃的喝的。段先生说,没想到那一别,到现在也没见过了。2014年,他来过株洲四处找徐泽智,徐泽智却已经搬家。

徐泽智是本地人,那时候他见我实在不好过活,便带我去他家住着,每天他母亲会为我俩做好饭菜,吃饱了再出门摆摊。段先生说,一个人在外地,那时候的关怀他颇为感动。在徐泽智家住了十多天,眼见生意实在做不下去了,手头也没啥钱了,趁还买得起车票,他便有了回家的念头。到火车站候车时,他背了一大包短袖、袜子回老家。

段先生是江西萍乡人,今年42岁。他说,1999年,不想在老家务农的他,萌生了做小生意的念头,便跟着朋友来到了株洲。

段先生说,最初摆摊的十多天,生意还不错,每天能赚个二十多元钱,他还结识经常和他一起摆摊卖凉拖的摊主徐泽智,两人年纪相仿,经常唠嗑打诨,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段先生说,如今他还是在做生意,挣了点小钱。他想找到徐泽智,一生难得几个好友,也想看望当年照顾他的徐母。

段先生说,记得那年7月,天气炎热,他批发了数十件短袖、袜子、发箍等,太阳下山了就出去摆摊,晚上就回招待所过夜。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摊位竞争压力太大,生意也不怎么红火,存货卖不动。到了8月份,基本上入不敷出,连吃住都成了问题。

那时候我就带了800多元钱,没有一技之长,刚来时不知道做点啥。段先生说,他看到很多人摆摊卖衣服和小商品,他便在芦淞市场群批发衣服、小饰品,在外摆摊叫卖。

徐泽智先生,如果您看到了今天的报纸,请拨打28829110,记者将通知段先生与您联系。